您现在的位置:2020年香港本港台马会资料大全 > 学科站点 > 技术 > 正文内容

大江东|上海经济两个6%,超越“快”与“慢”的领跑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更新日期:2020-01-21 浏览次数:

  
 

   大会现场。 谢卫群摄从独唱到齐唱,上海GDP被超越已成常态,这是中国经济发展不断均衡的结果2018年,上海的GDP总量是万亿元,人均突破了2万美元。

  
 

   如果以6%的增速计,2019年上海的GDP总额约为万亿元左右。 这一数据不低。

  
 

   就在上海召开人代会的同时,其他省市也在陆续召开人代会。

  
 

   有些省市的GDP相当耀眼。 横向看看,很有意思,各地发展并不均衡,渐有分化趋势。

  
 

   抢眼的,多半还是在珠、长两个三角。

  
 

   排在首位的算是广东。 1月14日,广东省省长马兴瑞作政府工作报告时表示,“预计2019年全省地区生产总值万亿元以上、同比增长%左右”。

  
 

   这是中国第一个GDP突破10万亿的省份。

  
 

   10万亿是什么概念呢?它超过了澳大利亚的GDP,也超过了瑞士的GDP。 一个省的生产总值相当于一个发达国家,这是中国的奇迹。

  
 

   不止是广东。 2019年江苏省地区预计生产总值增长%左右,总量可望达到10万亿元左右。 这是又一个可能进入10万亿俱乐部的省份。 同在长三角的浙江也是表现抢眼:2019年,浙江经济同比实际增长%,完成的名义GDP突破了6万亿元。 而中部的河南省和湖北省也是表现不俗。

  
 

   河南省2019年的GDP预计突破5万亿元,增长7%以上;湖北的GDP则首次突破了4万亿元,预计增长%左右。 湖北省成为国内第七个正式进入“GDP4万亿俱乐部”的省份。 这两个中部省份比东部的增长幅度明显更高。

  
 

   这是一个很清晰的趋势:上海经济在领头了相当长时间后,GDP总量正被一个个省份超越,且已成常态。

  
 

   这对上海是坏事吗?当然不是。

  
 

   往更早回溯。 1949年,上海GDP总量为亿元,此后,一直领先于中国其它省份,独唱了多年。

  
 

   1978年,上海GDP总量占全国的1/8,上海对全国的财政支持力度,不负“长子”之名。 改革开放之后,全国争相发展,上海依然名列前茅,但占比走低:以2019年全国GDP100万亿规模计,上海占全国的比重下降为4%不到。 很明显,中国经济自然是更好了,也日益均衡。

  
 

   从独唱到齐唱,这正是中国经济活力迸发的一大特色。 在这一日益均衡的过程中,上海贡献更加巨大的,是先行先试的勇气与担当,推出了N多可复制可推广的制度创新。

  
 

   从浦东开发开放,到自贸区试验,一系列的先行先试,排头兵效应,给中国经济发展注入了许多新的思维与活力。 这不是一两个增长数据可以概括的。

  
 

   而全国经济的不断发展,反过来,又为上海带来了新的机遇,提升上海服务全国的能级。

  
 

   相辅相成。 全国改革开放的”军功章”,有上海的一份。

  
 

   从这个角度看,无论是6%的增长,抑或是比6%的增长还低,都不会是上海经济的问题。 下行压力与竞争加剧并存,上海仍在破解“加分难题”:高质量发展与转型发展并驾齐驱上海经济发展的重点在于如何找到自己的优势,并不断保持。

  
 

   其实,无论是哪个时期,上海的经济都不是在一番风顺中成长起来的。 每一个时期,都有每一个时期的难题:上世纪90年代的去纺织产能,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后的率先转型,都是”壮士断腕”。 眼下的上海,转型还没有完成,新动能还在形成,又增加了高质量发展的需求。 在政府工作报告中,上海市市长应勇用了一句话来概括:“国内外风险挑战明显上升”,这句话很有深意。 从国内来看。 大规模减税,给上海带来的短期增长影响明显。

  
 

   长宁区委书记王为人代表谈到,过去,上海的税收增长都超过了GDP的增长。

  
 

   2019年,地方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增长仅为%,这样的情况下仍要保持增长,这是有难度的,因为大规模减税降费总额超过2022亿元,影响地方收入增幅达到了11个百分点。

  
 

   “这种情况下,上海经济依然保持6%以上的增长,真的难能可贵”,王为人说。

  
 

   与此同时,外部环境仍在不断发生变化,不确定性增加。 更突出的是,由于各地区发展意识、争先意识不断增强,国内各省市之间的招商引资、人才引进竞争加剧。 “在不确定环境中增加确定性!”这成为上海市的选择。 自贸新片区、科创板、长三角一体化和进口博览会,成为上海的新目标新使命,也正在形成新的优势。

  
 

   ‘“三大任务、一大平台’,五大中心建设、四大品牌建设都取得了明显的成绩,上海的新优势正在集聚”,上海市副市长陈群代表说。

  
 

   松江区委书记程向民代表谈到,“以长三角一体化为契机,G60科创走廊逆势增长,增长动能正在向创新驱动切换。

  
 

   上海发布科创中心条例,这将使科创焕发出新的活力。

  
 

   上海科创的自信心将进一步增强。 ”“从市长的政府报告中,我们还是非常受鼓舞。 科创板的开市为科创企业带来了利好”,科创板上市企业——昊海生物总经理吴剑英代表说,不到半年,70家企业成功上市,让企业筹得824亿元,打造服务全国科创企业的融资服务平台,这就是上海的新优势,这种优势应该不断扩大。

  
 

   提高经济密度也是上海增长的空间所在。

  
 

   嘉定区区长陆方舟代表谈到,嘉定经济的特色是汽车产业,但是,经济密度明显不够。 6个汽车产业园区5个园区的密度低于全国同业水平,改善这些状况都大有文章可做。

  
 

   浙江企业家子女上海求学上海经济增长的“风景面积”还将扩大经济增长的增速是需要量来支撑的。

  
 

   如何挖掘出增量,这是上海经济的基础。

  
 

   “着力推进供需两侧同时发力”,这是上海市政府报告中的新提法。

  
 

   “以往大家谈供给侧改革的多,提需求侧改革的少,其实,供需两侧同时发力,这才是良性互动。

  
 

   从这个角度看,上海经济的潜力还是巨大的”,上海市服务业协会会长郑惠强代表以为。 在长宁组的小组讨论会上,郑惠强讲了一故事,引发在场的代表深思。

  
 

   他谈到,今年开年的第一第二个工作日,浙江省委书记车俊到走访了四家企业。 按照事前约定,和领导的座谈,企业只要提供三张纸,第一张纸介绍企业,后面都是提问题。

  
 

   在湖洲一家企业走访时,车俊问企业有什么问题,这家企业的领导说,最难办的是引进人才的子女就读难题。 听到这里,车俊立即表态:没问题,杭州的学校我帮你解决。

  
 

   没想到,这位企业家回答说:杭州的学校不去,他们都要去上海读书。 车俊听了想了想,回头看着随行的科技厅厅长交待道:这件事你负责在上海落实。 郑惠强讲述这个故事后说:这个故事表明,一个地区好的营商环境没有止境。

  
 

   好的营商环境,重要的是企业家要有信心、能安心。

  
 

   这需要政策透明、公开、连续,同时,服务还要服务到点子上和需求上。 郑惠强说,浙江企业家子女求学的需求,从另一个侧面也说明,上海的服务业大有潜力,应该全力以赴提高服务能极。 上海在经济下行的压力下保持了6%的增长,这很不容易。

  
 

   但是,在新的一年外部环境还不确定的情况下,继续保持6%的增长依然是个有挑战的难题。

  
 

   在服务业领域开拓增长点,是个客观可行的思路。

  
 

   上海服务业的总量已占GDP的70%,但是,服务业的能级还不够,提升潜力仍然巨大。

  
 

   把上海放在全球的视野中看,上海服务空间巨大。

  
 

   金融是上海服务领域的领头羊,但是,上交所的总市值还只有美国的1/5,还有巨大空间。

  
 

   扩大开放,做大做强金融服务业时不我待。 教育、医疗领域,同样大有作为。 上海的教育与医疗已有相当的优势,而且这一领域在中国其它区尚不具备与上海相比的实力。

  
 

   上海市副市长宗明代表谈到,上海医院的新生儿母婴死亡率已成全球最低,甚至做到了极致,显示了上海医疗服务的潜力。 置于全国、全球来思考上海服务业的发展,不断扩大上海的优势,上海还将形成更多更大的“上海竞争力”,上海经济的“风景面积”仍将扩大。

  
 

   上海,下行压力与竞争挑战并存,增长依然可期。

  
 

   (责编:邬迪、韩庆)。

(责任编辑:admin)
【字体: